黃思騁(1919-1984)的短篇小說集《落月湖》(1953),收錄了十五篇作品,為人人出版社的「人人文叢」之五。《落月湖》被認為是作者早期的代表作,黃思騁於1950年來港,創辦了文學期刊《人人文學》(1952-1954),亦不時發表小說。《落月湖》同由許冠三和孫述憲創辦的人人出版社出版,部份作品發表於《人人文學》,包括〈明星夢〉〈失眠者與更夫〉〈落月湖〉〈老馬〉,並加入大量新作。黃思騁一直醉心於鑽研不受重視的短篇小說:「我的大部份時間和精力,都放在短篇的研究和創作上了。這一方面是我對短篇小說較有興趣;其次是因為許多作家把寫短篇小說看作畏途,我只好勉為其難。」劉登翰在《香港文學史》中提到黃思騁只論及其長篇《長夢》,可見短篇所受的忽視。其實黃思騁的技法受到不少作家所敬重,徐速說:「我說的是老實話,思騁的短篇功力,不但我是望塵莫及,在此時此地來說,譽之為首屈一指,也不算過分。他對莫泊桑、傑克倫敦、奧亨利、毛姆等的作品,如數家珍;有一個時間,他研究契訶夫,下了很大的功夫,我們就叫他『契訶夫專家』」。

黃南翔在〈黃思騁不羈而又執着〉中說:「黃思騁出版的短篇小說集並不算少,就以那本《落月湖》來說,它是黃思騁前期的短篇小說代表作,曾在當時的香港文藝批評界廣獲好評,但初版賣完後,出版者就以銷售緩慢為由不予重印了。徐速覺得很可惜,乃建議黃思騁將他剛獲獎的短篇小說《獵虎者》加進該書,並將之易名為《獵虎者》繼續出版發行。」《落月湖》出版時其實大受歡迎,甚至「有許多在學的青年也告訴我(黃思騁)他們最喜愛這個集子」,卻一直待1961年黃思騁離港赴南洋教書,才經徐速提議和聯絡交由高原出版社重編再版,以《獵虎集》的面貌重現。《獵虎集》保留了《落月湖》七篇作品,再加入作者的近作。黃思騁在〈自序〉中說:「我重新拿來看了一遍,發覺其中有幾篇既不合讀者的口味,又不合我自己的水準,所以決定把它刪去。而那些為讀者所愛好的,全部都留下來了。其餘新加的十四篇,和原有的九篇湊在一起,一共是二十三篇」。

《獵虎者》保留的作品充滿對現實的控訴,例如〈在文明世界中〉寫一位老倒的作家本來堅持尊嚴過活,最後卻淪落得扮猴子,被耍猴人用作賺錢工具。故事揭露現代社會的荒謬,同時對高等知識份子加以抨擊。〈古怪的病人〉則寫國家醫院負責發掛號單的主人公只以麵包加牛奶就治好了各專科、病理學家都治不好的病人,諷刺受專業訓練的醫生脫離群眾,只懂從狹窄的專科知識着手,卻始終不得要領,更彼此推卸,甚至下令禁止餵食,而病人的真正「病因」正是過度飢餓。黃思騁善於利用荒謬的情節和精鍊的筆法諷刺現實,如徐速在〈黃思騁與〈獵虎者〉〉所言,「思騁的短篇小說,是以犀利諷刺的筆法見稱的,實際上,他本身也就諷刺了這個社會」。

《落月湖》

《獵虎集》

© 2021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