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編劇家唐滌生先生於1959年逝世,一年後,仙鳳鳴劇團為《帝女花》灌錄唱片,由娛樂唱片公司出品,劉東錄音及監製。唱片配上唱詞小冊子,首頁有任劍輝、白雪仙等台柱劇照,第二頁臚列演員名單、音樂名家、拍和者名稱及所使樂器。至於唱詞則分成八段,計有樹盟、香刧、乞屍、庵遇、相認、迎鳳、上表及香夭。

盧瑋鑾在〈品味的意思〉提到,《帝女花》於「六〇年灌錄成唱片時,為了方便聽者進入劇情,曾把部份本來在舞台上可見的做手、身段、情景,改為曲詞交代,形成泥印本所載與坊間深入人心的曲詞的差異,那些並非唐氏手筆。」阮兆輝、張敏慧以對談形式,在《辛苦種成花錦繡 品味唐滌生《帝女花》》中指出唱詞小冊子的部分訛誤,例如〈樹盟〉中的「彩鳳門」實為「鳳彩門」,〈香劫〉中的「宮中悶飲」應指「中宮」,是皇帝后妃生活的地方;亦點出改動精巧處,例如葉紹德借用唐滌生原來口白,改成「念國亡父崩母縊妹夭弟離」一段反線二王,即為口白轉唱曲的成功例子。

舞台演出,往往只得當日觀眾才能領受,灌錄唱片,則可留住聲音。張敏慧認為:「當年仙鳳鳴演出沒有錄像攝製是最大的遺憾,因此,原班台柱錄音聲帶,成為唯一最珍貴的粵劇瑰寶。名角大師只唱不做,但每個人物的神采和感情宛如活現眼前。」雖無公演錄像流播,但「隔代知音,正是這些聲帶的威力所在。」

唐滌生編撰《帝女花》(唱詞小冊子)

館藏詳情:

      唐滌生編撰《帝女花》(唱詞小冊子)

© 2021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