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6月在香港創刊的《華僑文藝》,是一份每月出版的純文藝雜誌,由丁平和韋陀合辦和主編,碧原、北野和方羊擔任編委。1963年7月,《華僑文藝》改名《文藝》,繼續以月刊形式出版至第十二期,由第十三期開始,《文藝》改為雙月刊,1965年1月出版了第十四期,也是最後一期後便告停刊。

據丁平表示,《華僑文藝》改名為《文藝》是因為「華僑文藝每期印三千本,南洋方面銷去二千本,是主要的出路。一九六三年,南洋很多地方排華,認為《華僑文藝》有煽動華僑之嫌,故此,最後一期《華僑文藝》全部不准入口,退了回來。我們不能不被迫改名了。」其後,《文藝》加入了一批新作家,例如江葦、盧文敏、陳其滔、方蘆狄、張牧和馬漢等任雜誌編委。

內容方面,《華僑文藝》刊登的作品以創作為主,包括長篇連載小說、短篇小說、詩歌、散文,其中以小說佔最多篇幅。許定銘認為《華僑文藝》「是個肯給大量篇幅刊登詩作和年輕作者作品的刊物」,丁平曾告訴他:「我們每期都刊出三分一名家的作品,其餘的則撥給年輕新人,盡量給他們發表作品的機會。」《華僑文藝》的作者大多來自海外地區,例如星洲的黃崖、美國的李金髮、澳門的方羊、台灣的鄭愁予、洛夫、覃子豪等,都在此發表過作品。《華僑文藝》創刊時,主編之一的韋陀是古兆申的中文老師,古兆申曾在訪問裡談及他對這位老師和《華僑文藝》的印象:「當時我的中文老師和台灣的軍中作家很熟,老師筆名叫韋陀,他和他的朋友丁平一起搞了本雜誌叫《華僑文藝》,出來的樣子很專業」;「老師的刊物中最多是台灣軍中詩人的現代詩」,「《華僑文藝》上有很多逃難到台灣的軍中詩人的作品。」另外,許定銘也提到「由於編者與台灣藍星詩社創辦人覃子豪深交,故此藍星諸人大力供稿」,由此可見,六十年代的《華僑文藝》與台灣現代派詩人的關係十分密切。

另外,許定銘認為《華僑文藝》最值得一提的特色是每期都設有「作家動態」和「讀者.作者.編者」兩個專欄。前者主要「報道港台、東南亞各地作家們的動態」,後者「代替了一般編後話,介紹該期的文章,下期的重要作品以外,更作了三方面的聯絡站」。

《華僑文藝》封面

香港中文大學大學圖書館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

© 2021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