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藝新潮》是五十年代在香港出版的文學雜誌,由馬朗(馬博良)創辦及主編,1956年3月創刊,至1959年5月停刊,合共出版十五期,由環球出版社出版。據馬朗憶述,《文藝新潮》的編選、校對等工作主要由他負責,而接洽印刷、發行等工作則由環球出版社的總編輯馮葆善幫助負責。

馬朗在〈發刊詞: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到我們的旗下來〉開首即曰:「這是禁果。」文章結語又曰:「讓我們採一切美好的禁果!扯下一切遮眼屏障,……讓我們建立新的樂園!」五十年後,馬朗在一次訪問中表示,「所謂禁果,就是現代主義,……《文藝新潮》的新潮就是現代主義。」在出版的過程中,編者表示「由萌芽至誕生,我們早知道必須經過不少波折」,而當「暴風雨來時,我們也感到氣餒,但並沒有放棄戰鬥」。雜誌出版了半年,過程雖然仍「免不了一點滄桑」,有時甚至叫人感到「很失望,寂寞」,然而編者們還是「漸漸感到堅強了」。後來,因為創辦人馬朗前往美國,雜誌出版了十五期後停刊。

內容方面,《文藝新潮》除了譯介大量西方現代主義的理論和作品,也刊載了不少具現代色彩的香港詩歌,此外還有小說、評論和翻譯作品。編者表示,雖然「有人認為我們偏重翻譯,其實優秀的創作還是我們最重視的。」例如雜誌第五期,編者把「創作全部移至卷首,以創作小說為始」,同時增加了小說的數量,編者藉此表示是「我們對創作的注意」。

稿件方面,《文藝新潮》常刊登徵稿啟示,歡迎不同作家投稿,此外亦曾舉辦「文藝新潮小說獎金」徵文活動。在投稿的作品中,編者曾特別提及崑南的〈賣夢的人〉,形容此作品「流露了驚人的才華」。然而,據馬朗回憶,《文藝新潮》「始終以邀稿居多,根本上投稿很少,但是我們不但非常重視投稿,而且極為重視。」作家方面,徐訏、曹聚仁、葉靈鳳、孫述憲、王無邪、桑簡流、東方儀、楊際光、李維陵和盧因等,也曾在《文藝新潮》發表作品。此外,劉以鬯也是雜誌的主要執筆人。海外來稿方面,《文藝新潮》也刊登了紀弦、林亨泰等台灣作家的作品。 而馬朗其中一首重要詩作——〈焚琴的浪子〉,也是刊登在《文藝新潮》的創刊號。馬朗後來回顧《文藝新潮》的出版時,認為這份雜誌是點燃了五十年代香港文藝復興的火炬。盧因也認為《文藝新潮》是「在適當的社會條件下,替消沉的香港文壇,提供一個繁榮文學可行的方向」。

另外,《文藝新潮》在香港推動現代主義的努力,已獲得論者普遍肯定。洛楓認為「香港文學的『現代主義』(Modernism)運動,始於五十年代的《文藝新潮》」。也斯也曾指出「五十年代第一份介紹西方現代文學的雜誌是《文藝新潮》」。此外,有論者注意到《文藝新潮》在推行現代主義的同時,也具有反思和檢討現代主義的意識。1982年,張默發表在《中外文學》雜誌上的〈中國現代詩壇卅年大事記〉也肯定《文藝新潮》對香港現代詩的影響;而馬朗也認為詩作是《文藝新潮》最有收穫的一環。

《文藝新潮》創刊號封面

© 2021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