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命教育協會呂郭碧鳳中學
走進香港文學風景  學生創作

《未圓.情》  中五乙  嚴慧儀

踏足久違的校園,男人深深呼吸,希望感受校園熟悉的味道。大學畢業已好一段日子了,他一直忙於工作,沒時間回母校走走。在崇基書院六十周年校慶,他再次踏足書院的未圓湖。

未圓湖不是圓形的,它的形狀不規則,帶有大大小小的彎角。男人知道,人生沒有十全十美,世事更難得圓滿,就如未圓湖一樣。

未圓湖依然自然清美、曲橋韻致、寧靜清妍,勾起他無限回憶。這裡,是男人最愛的地方,也是他留下人生中第一個遺憾的地方……

從前,一個不經世事的男孩,每天放學後總愛坐在湖邊的獅子亭,靜靜聽著鳥語、嗅著花香、看著湖景。有一天,一個長髮女孩,闖進男孩的眼睛,吸引著他的視線,偷走了他的心。

女孩和未圓湖一樣,美麗而多變;女孩和未圓湖一樣,吸引着男孩。

春天,未圓湖四周開滿色彩斑斕的花朵,紅的、紫的……不斷展示自己的嬌媚,萬紫千紅、爭艷鬥麗,期望得到過路人的垂青和欣賞,為它們駐足。春天的女孩最愛穿着白色的、優雅而飄逸的長裙,頭上別着一隻七彩繽紛、栩栩如生的蝴蝶髮夾,點綴着黑溜溜的頭髮,與未圓湖的花朵相映成趣。女孩沒有停下來,只是快步經過環湖的哲徑,從小拱橋那邊遠去。微風輕拂她的長裙,如人間仙子般的美態,深深烙在男孩的心上。

夏天,未圓湖接受陽光的照耀,波光粼粼、閃閃生輝。天上的白雲,朵朵倒影湖上,飄游在盛開的荷花之間,漂亮而醉人。夏天的女孩改穿了輕便、簡單的上衣,生氣勃勃的牛仔褲,頭上的蝴蝶髮夾也隨著春天的離開而飛走了,換上清麗脫俗的荷花髮夾。女孩依舊快步走過環湖的哲徑,從小拱橋那邊遠去。夏天的熱氣令她冒出點點汗珠,她慢慢拭去頭上汗水的動作,優雅動人,男孩的心泛起微微的漣漪。

秋天,未圓湖旁邊仍是綠草如茵,甚至開滿黃色的小花,男孩不知道小花的名字,只知道它們沒有花芯,象徵著男子的專一,是他的寫照。湖內的錦鯉、烏龜都浮出水面,優哉悠哉地暢泳,可愛極了。女孩已換上粉色外套,荷花髮夾被鮮豔的楓葉取而代之,令女孩看上去非常活潑。她仍是快步走過環湖的哲徑,從小拱橋那邊遠去。秋天的涼風輕輕吹起她的頭髮,頭髮在風中飄揚,男孩的目光不能從她身上移開。

冬天,未圓湖四周佈滿落葉、沒有小花、沒有小鳥,但依然美麗、依然懾人。這時,旁邊鮮紅色的獅子亭,成了唯一的焦點,格外矚目。女孩穿著厚厚的毛衣,頭上的髮夾變成棉帽子。她跟以往一樣,沒有停下來,同樣是快步跑過環湖的哲徑,從小拱橋那邊遠去。冬天的寒風催促著女孩,她抱著厚重的書本,加快腳步離開。男孩的目光還是繼續停留在女孩身上。

男孩每天都跑到未圓湖。女孩每天都抱著課本匆匆的從男孩眼前走過,卻從沒有留意男孩正在凝望著他。就是這樣,只遠遠的看女孩一眼,男孩已心滿意足了。

忘記了有多少次,男孩鼓勵著自己,勇敢的、放膽的與女孩說話。只是……只是……他不是個「登徒浪子」啊!就是這份猶豫令他留下一生的遺憾……

忽然有一天,女孩不再出現在男孩的視線中,一天、兩天、三天……未圓湖旁邊再也沒有出現抱著書本匆匆走過的女孩,那美麗而多變的女孩不見了!

「你知道嗎?她已經回北京老家去了,她走了……走了……

我不是已提醒過你嗎?我不是時刻都告訴你世事難得圓滿嗎?我倆將永遠失去她……」

重遊舊地,男人依然熟悉未圓湖,依然想念昔日的女孩……

© 2021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