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命教育協會呂郭碧鳳中學
走進香港文學風景 學生創作

《圍牆》中五 邱曉紅

很多年了,沒有盜賊可「打敗」我,傷害村中任何人。我的「戰衣」是由花崗石、青磚等材料建造而成,上面有四個小角落,設有三層碉堡,可用來防禦盜賊的偷襲。穿上這套「戰衣」後,我肩負起保護着這條小村莊的工作,為這條小村莊默默駐守。村民在我的庇護下幸福快樂、無憂無慮地生活。為此,我不由然地產生了一份自豪感。

「我聽說以往村民每一天都在惶恐中渡過,因為常常有海盜來到這裏大肆搶掠,村民都手足無措,只能眼白白看見自己辛苦種植的穀物及珍品被搶去。但起了這堵牆後,海盜便不敢再來騷擾我們,它可是我們村的守護神。」其中一位村民滔滔不絕地說。

每次一聽到這番話,我心裡都不禁沾沾自喜……

的確,自從我成為村民的「守護神」後,每一位村民都十分尊重我。每逢新年,他們會用布輕柔的、仔細的擦去我「戰衣」上的每一點污漬,並悉心地幫我打扮,令我的戰衣煥然一新。他們為了避免在我的「新戰衣」上留下任何痕跡,都不會在我身上亂貼春聯,好讓我的「戰衣」一直保持潔白無瑕。有頑皮小孩不識好歹的在我的「戰衣」上塗鴉,他們會立刻承受被長輩嚴懲的後果。那些日子,我無時無刻也沐浴在滿滿的幸福中。

那份幸福感漸漸隨着歲月而逝去。頑皮小孩一個一個長大成才,一個一個離開這條小村莊,到城市找工作。留下年老孤寡,再沒有力氣和心思為我打扮了。偶然,幾位熱心的村民也會關心地為我擦去「戰衣」上的污垢。近年,這些有心人不知搬到哪裡去了。漸漸地,我身上的「戰衣」蒙上一層灰黑。

那份自豪感也隨着「戰衣」的殘破而逐漸消失,空虛寂寞不斷侵襲我。昔日,大人坐在樹蔭下一起高談闊論,小孩互相追逐嬉戲,節日時鑼鼓的敲打聲,舞獅喜慶騰躍;村民擠滿了祠堂,雙手合十,誠心拜祭祖宗的畫面消失在靜寂的黑夜裡,想在茫茫黑夜中追索這份熱鬧來填補心中的空虛,只會徒勞無功。
越是渴望被人珍惜疼愛,越是讓自己跌入失望的深淵裡。頑皮小孩肆意的在我的「戰衣」上胡亂畫上奇形怪狀的圖案,因為他們再不需要承受什麼後果。連噁心的青苔也欺負我,在我的「戰衣」上瘋狂地生長,長久積下來的污垢發出陣陣霉臭,一條一條裂縫如蚯蚓般不知不覺從「戰衣」內鑽了出來。往後的日子,我只能穿着這套失去光澤的「戰衣」,守著這人去樓空的小村莊,任由狂風暴雨侵蝕,在寂寥中慢慢腐化,獨個兒沉醉在昔日的回憶中。

© 2021 香港中文大學圖書館 版權所有